无见小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吴兴登 > 正文内容

狐狸,狐狸_3000字

来源:无见小利网   时间: 2020-09-09

  “参见皇上”走进御书房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皇帝心里不由的一阵感慨,自己守护的小皇帝已经长这麽大了。

  “皇叔,这里没有外人,就不用行礼了”反过身来,疾步走向冷王爷身边将他扶起来。

  “君臣之礼不可废”冷王爷恭敬的回道。

  “唉!皇叔早朝时您就不该将溟毅说出来,他还这麽小,而且又是朕得弟您……您让朕於心何忍啊”苦恼的小皇帝重重的坐在皇椅上。

  “皇上,没事这是也我的想法,让他多锻炼锻炼,多积累一些经验将来对他也有好处的,您就别想太多了,假如他……战死在边疆,那只能说明他经验不够,如果没有发生任何战事,那麽让他在边疆多吃几年苦,让他知道将士们的辛苦那也对他将来有好处啊”语重心长的冷王爷长长稻了一口气,他这个儿子实在不适合呆在这里,皇上将来还需要他,他不能出事,现在丞相已经忍不住开始筹备,皇上有还这麽年幼,唉……

  “皇叔,还是您想得长远,那您就回府给堂弟说吧,让他明日午时就出发吧……”深深的看了一眼跟前的冷王爷,两鬓已经开始斑白,成熟英俊的脸上也开始留下岁月的痕迹,当年王妃为了救这位皇叔,被人打落悬崖,不知生死,就只留下孤零零的冷溟毅和冷王爷,深情的冷王爷也因为爱妻的死而久久未重立王妃,但不知为何,不知何时冷小王爷深深地恨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唉!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臣,遵旨”冷王爷大步走出了御书房,便没看见小皇帝身後出现了一个蒙面人。

  “暗,他有说什麽吗?”小皇帝看着远去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宫门处。

  “禀告皇上,他说只要能离开就好,哪里都可以”那名叫暗的男子跪在地上说道。

  “嗯,告诉他,事儿成了叫他准备吧!”语重心长的说,

  而身後早已不见暗的身影,但他知道暗听见了,而且他也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奇异之石,冷玉二分,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句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话,让带带皇帝吃惊不已,几个月前藏在

  皇宫深处冷玉神奇的一分为二,天上也坠落下一颗奇形怪状的东西还闪闪的发着光,这时小皇帝便想到冷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这句话,心里不由的吃了一惊,急忙寻找解决之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子,小皇帝失望的看着天地,难道冷氏王朝要毁在我的手里吗?神奇的是当天晚上小皇帝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东西说:需要冷小王爷的帮助,才可以保得天下安宁。

  第二天,小皇帝便秘密见了小王爷,小王爷也明确这句愿意,但要求离开王府,离开京城,小皇帝没问缘由,便答应他,唉……虽然小王爷愿意帮助自己,但是要怎麽才能解决这次危机呢?……但愿这次冷氏王朝能挺过这次大劫。离开京城,守卫边疆这件事早已经知道了,但是亲耳听到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看着这位他应该叫父王的男人,

  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是又立马压了下去没让它肆意。

  “谢王爷,明日我会按时出发的”冷冷的回答,转身便走。

  “溟儿……”看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冷王爷重重稻了口气。

  “王爷,小王爷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等他从边疆回来了您在和他好好聊聊吧!天下没有解不开的结啊!”老管

  家站在冷王爷身旁安慰着他,在王府工作了几十年,看着王府的一点点改变,从前王爷和王妃的爱还有对小王爷的爱,

  唉!天啊,您为什么要这样啊……为什么要拆散这一家子啊……

  “嗯,你说得对本王得等,管家备马我去看看……”缓缓站起身,走出门,迷茫的眼神像个孩子一般。

  “是,王爷”管家在心里又叹了口气,王爷一定又是去那里了,王妃王爷真的很爱您啊!!!

  ----------------------好多人来拜访分割檄--------------------------------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好多人来,害的他都没来带我睡觉,唉!习惯真是个不好的东西’欣儿坐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看着天,无语的长叹。

  “小狐狸,你怎么了?饿了?”云儿在一旁看着座位上的小狐狸,眼里尽守心,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又抖了抖浑身的毛,跳下座位,向屋子里走去‘好无聊,找点好玩的打发打发,时间’对于小狐狸人性化的举动,云儿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慢步跟着小狐狸走进屋子。

  ‘阿勒,上面的是什么?’刚进屋便看见桌上一大堆东西,明明自己吃饭的时候都没有的,得看看。

  “唉,小狐狸这是外面大人们送给小王爷的礼物,你可不要乱弄,不然我就死定了”云儿看见欣儿直接往桌子方向走去,急忙站在桌前挡住她的脚步。

  ‘含不就是礼物嘛,我偏要看’理也不理云儿,运用自己的强项——弹跳,一下子蹦到了桌子上,还是动物方便,一跳就可以了,嘎嘎……

  “唉……”云儿一看阻止不了,便没再癫痫是如何引发的说话,小王爷这么宠小狐狸应该不会责怪她的吧……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就这些烂东西,骸唉……那是什么?’看了一眼桌上的礼品,欣儿一时便没了兴趣,转头一看,一幅画,哇塞!好漂亮哇!

  一幅画着一只狐狸的画出现在欣儿的眼前,想也没想便往镍去,但是她忘了,自己在桌上,这一跳让旁边的云儿也给下了一跳,急忙用双手去接欣儿。

  紧张中,不知道怎么回事,欣儿直接扑向了那幅画,只听‘嘶拉’一声,那幅画中间破了一个大洞,而欣儿也落在地上,身下还压着那幅画上的狐狸。

  “哎呀!小狐狸你没事吧!”云儿没理会那幅画,直接从地上抱起了小狐狸,担心的问道。

  ‘额……没事,就是有点晕’看着怀中的小狐狸,云儿便将心放了下来,还好她没事。

  “天啊!谁干的好事儿”一个小厮进ru了房间,手中还抱着一大堆礼品。

  “这……是小狐狸不小心弄的”云儿抱着欣儿小小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什么?不行我得禀告小王爷”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便向外走去,连云儿叫喊他也不停下来。

  --------------------我是大臣送礼中分割--------------------

  “不好了,不好了……小王爷,,小狐狸她……她她……”一个下人慌忙的从门外闯进来。而屋子里一众大臣正在送礼巴结着小王爷……显然这个声音打断了这次巴结……

  “出什么事了,小狐狸怎么了?”小王爷完全无视了一众大臣,抓住小厮对着他大吼。

  “小……小王爷……小狐狸她……把你最爱的画……撕了……”被惊吓的小厮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

  小王爷本人吁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去,把我那些画全部给她送去,随便她怎么玩”。

  “……”一众大臣倒吸了一口气,那些画可是千金买不到的啊!竟然……竟然拿给一只小狐狸……撕着玩???连小厮都吃了一惊急忙道“……是是是……”便退出了门外。

  房里一阵静谧……

  “呵呵,小王爷的宠物真有个性啊”一位大臣打破了僵局。

  “是啊,真是有个性啊”一时间,屋子里又热闹了起来……

  而这爆欣儿又跑回了她的专属座位,云儿又站回了她原来的位置,一狐一人这一组合让经过的下人都扑哧的笑了出来。

  而那位小厮,则抱了大堆的画卷,从远处跑来。

  “呵呵,这位姐姐刚才奴才不知小狐狸是小王爷的宠物,才得罪了您老,和小狐狸,小王爷刚刚说了,这些画,随便小狐狸怎么撕,怎么玩都可以”说着便将手中的画卷一幅幅扑在地上。

  欣儿无语的望着天,我才没那么无聊去撕画呢,唉,真无聊,出去逛逛吧!!!!这一个月真的肥了不少,得减减肥了,爬起来便向外跑去。

  “哎呀,小狐狸别跑啊!”云儿看见欣儿跳下了座椅,以为她又要回屋子里去,哪知道欣儿直接往园子外跑去,也没再理会小厮追了上去。

  小厮在原地站了会,便看见云儿从远处跑来“你快去跟小王爷说,小狐狸跑了”然后又冲了出去。

  呆了会儿,小厮就急忙往小王爷的书房跑去。“不好了,不好了……小王爷……小狐狸她……她她……”小厮慌忙的从门外冲进来。

  “这次又怎麽了?”冷溟毅头疼的扶着自己的额头。

  “小狐狸……她她她……逃跑了”小厮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冷溟毅暴怒的将桌子拍成了碎片。

  旁边的一众大臣被吓得後退了三步,看着暴怒中的小王爷。

  “给我备马,把那只该死的小东西,抓回来,骸敢跑?”冷溟毅想也没想为什麽小狐狸会跑出王府,就冲出了书房。

  只留下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站在书房中……

  “嗬嗬,我记得我还有件事没做,请这位带我向小王爷致歉,在下告辞了”一名大臣对着旁边的小厮说道。

  刚说完便有其他几位大臣的附和,一闪二闪的都离开了,只剩下小厮一人呆在书房中……风中淩乱……

  ----------------我是小狐狸跑出王府分割----------------------------------

  话说欣儿,别以为她呆在王府里就安分了,时不时的她也会四处乱逛逛,美名其曰:消食,一来二来的王府大门

  她当然就知道了啊!欣儿跑啊跑啊!心里那个激动啊!自由就在眼前了终於可以自己出去逛街了,话说来古代这麽久了,街可一次都没上过啊!这下终於可以圆梦了,哈哈……冲冲冲……!!!

  大门两旁的门房只见一个白色的球从王府里跑出来,可是因为速度太快而没有看清是什麽东西,所以也没在意。但这一没在意,可就坏了事。

  小王小儿癫痫的表现爷冷溟毅不一会就从王府里跑出,直接问站在两旁的两位门房“你们可看见我的宠物?”两位门房愣了,跪下急忙道“禀告小王爷,并没有看见什麽……啊!刚刚有个白色的东西跑了出去,我和何三都看见了,但是以为看错了……”看着小王爷的脸色越来越黑,便急忙埋下头不说话,心里直念:死了死了……王府里谁不知道小王爷的宠物是多麽的金贵,这下死定了……

  果然,冷溟毅一听这两人看见自己的小狐狸却没拦住她,让她跑了出去,如果……如果她出了事……不敢再想下去,给两人一人一脚,大声道“给我找,找不到你们俩就给本王去死!!”

  倒地的两人急忙爬起来念叨“是是是……”便急忙冲出去找寻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

  这时一名小厮牵来了一匹马,冷溟毅想也没想便抢下马,骑上去冲了出去,没有理会小厮大声的呼喊。

  “小王爷那是王爷的马啊……!”看着冷溟毅越来越远的身影,小厮知道再喊也没用了,这下得先给总管说,不然他就死定了,那可是王爷要的马啊……

  ------------------过了好久分割---------------------

  ‘怎麽回事,怎麽会找不到,那该死的小东西……’冷溟毅骑着马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里不禁跑出王府的欣儿已经在外面晃悠了好一整子,因为变成动物个头太小什麽都看不到,就只能看见一大堆人的脚,而且那气味是什麽都有,熏得她晃晃悠悠的四处打转。

  ‘郁闷死我了,呜呜呜,为什麽要变成动物嘛……我饿,我要吃东西,我要回王府’弃垒的她跑到一个巷口处的角落坐下,企图缓缓她劳累的身子。

  不远处一双企图不良的眼睛盯住了欣儿这可怜的小东西……

  ------------------------找了好久分割------------------------------

  “红妈妈啊!你看看,这小狐狸毛色,质感,哎呀那是没得说的,开个价吧!”一个相貌猥琐的中年男子手中提着一个麻布袋,将叫红妈妈的这位女子叫道一旁角落,拿出了麻布袋中昏迷的小狐狸,不用说这正是跑出王府的欣儿。

  看了眼男子手中的欣儿,眼中不由的惊艳了一下,但还是不动声色的随便看了一眼便说“二两,不能再多了”

  男子心一急,这麽好的小狐狸才值这一点,当下便讨价还价起来“哎!这可不行,这小狐狸皮毛这麽,哪里才值这麽点?不行,得十两银子”

  红妈妈看也没看男子便转身就走“哎哎哎……行行行,二两就二两,唉,没想到追了那麽久却是个赔钱货”

  原来欣儿在巷口趴着想休息一下,可是从天而降一个包子,欣儿可是饿了很久了,虽然她出王府前吃了一个红烧肘子,四处看了看是谁丢给她的包子,没看见谁又看看眼前的包子,已经沾满了灰尘和泥土,不说以前,在王府自己吃饭可都是用盘子装着吃的,想也没想,一爪子拍飞了包子,扭头继续休息。

  “嘿,该死的小东西,给你包子吃还不吃?这可花了我两个铜钱啊”一猥琐男子从巷口处走出,手中还拿着一个麻袋。

  欣儿一看这架势不对,急忙向外跑去,男子一看欣儿逃跑也赶忙追上去,欣儿跑了两条街,就觉得体力开始不行了,看见一个拐角想也没想便跑了进去,身後男子看见欣儿跑进了拐角,向身後四周看了看,也跟了进去。

  ‘啊!死角’欣儿跑入了拐角後就发现这是一个死角,便急忙转身跑,可是男子在这时也跟了过来“嗬嗬,小东西跑啊,你怎麽不跑了?哈哈,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说着便向欣儿扑去……

  体力已经不支的欣儿看见男子的动作,也知道逃不掉了,索性呆在原地任由男子抓住‘呜呜……我要回王府……’男子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欣儿,看了看四周,便将欣儿塞入了麻袋“含知道爷的厉害了吧,还想跑”

  说着使劲拍了两下袋中的欣儿,弱小的欣儿哪里受得了男子用尽力气的巴掌,当下便昏了过去。

  看着袋子里没有了动静,男子害怕小狐狸死了,卖不了好价钱便打开袋子看了一眼,确认欣儿只是昏过去后,又将袋子捆好,走出了拐角,来到了京城有名的无双楼,企图脱手欣儿转卖给红妈妈,可没想到红妈妈却出这麽低的价钱。

  男子一看红妈妈走了,一急便答应下来。

  “嗬嗬,这不就好了嘛!大家都不亏,嗬嗬嗬……”红妈妈拿着秀帕捂嘴笑道,从袖袋中拿出二两银子丢给男子抱过欣儿转身就走。

  迷茫的想着,难道是自己哪里对她不好吗?为什麽她要逃跑,突然看见一个摊位上买卖这动物的皮毛,让他心里不禁一阵发寒‘难道她会被……不会的,她这麽机灵;可是……’越想越急躁,便使劲抽了马股一鞭,马受了惊,在大街上飞奔了起来……

  ‘唔!痛死我了……唉?这里是哪里啊!’欣儿捂着自己被打的头,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红色的纱幔随着风飞舞着,好像一个个曼妙的身影跳着舞蹈,而自己则躺在一个鲜红的美癫痫病医院那家好人榻上,红色与自己雪白的毛色呈现一种强烈的对比‘这里是哪里啊!嗯~好香……’一阵阵香味随着风飘向欣儿,欣儿跳下美人榻,闭着眼跟着香味走去。

  “主子,已经得到消息,小王爷明日午时就出发,我们是否……”一个突然发出,吓得闭着眼的欣儿一跳。

  ‘唉?他们……在说我那位自大的主人???’欣儿在王府可没少听人叫小王爷这个词,久而久之的也形成一种习宫一种条件反射,只要听见有人说小王爷这个词,那她一定精神百倍。

  “嗯,按计划行事,对了那只小东西呢?”这时一个动听的男声传出来,欣儿好奇,用头顶开了面前厚厚的一层帘子,看见不远处一层纱帘後有一张美人榻(看来美人榻很流行……)一名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斜躺在上面,而纱帘外一名身穿大红纱衣的女子跪在地上,形成一幅奇怪的画面,欣儿探头探脑的看着眼前一幅有些诡异的场景。

  “嗬……你退下吧!”男子不知为何轻笑一声,轻抬了手挥了一下,便不再开口似乎在思考着什麽。

  “是”女子行了一个礼,便退了出去,看着室内只剩下男子一人,欣儿想也没什麽可看的了,闪狐了吧!准备转身离去,寻找能出去的路。

  突然她发现自己不知道怎麽回事,居然自己飘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怎麽回事???’在空中欣儿使劲挣紮着,试图逃离这诡异的情况。

  “嗬嗬,小狐狸别乱动,掉下去可别怪本宫”男子轻笑出声,隔着纱看着远处挣紮的白色小球,手轻轻一招,欣儿竟然自己飞向男子‘……魔法???’而欣儿则呆住,看着自己离男子越来越近,穿过纱幔便清晰的看见榻上的男子,

  这张麽形容呢。一笑倾城,二笑倾国,美人如玉,简直难以形容,与冷小王爷的不同的是,他的美似乎能蛊惑人心,好像能让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嗬嗬,小狐狸看够了吗?”看着眼前呆住的白球,似乎还滴下了不知名的液体,轻敲了一下这个可爱的小东西,

  无语的看着还呆滞的她,没办法只好将她放入自己的怀中,开始进行自己的休息时间,而已经呆滞的欣儿,才回过神来。

  ‘啊……口水……额,好漂亮哇……好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欣儿又发现原来自己先前闻到的香气,是这位男子散发出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真正靛香啊,有时间向他打听一下他用的是什麽洗发水,嗯……好困……埋下头躺在了男子怀中……

  慢慢的,欣儿也睡着了,而男子的嘴角也不知觉的轻笑了一下渐而又恢复无常……风,轻轻地掠过一人一狐……

  第二日“小王爷,已经辰时了,您就别找了,小狐狸可能真的找不到了”在大街的尽头,一位少年骑着高头大马,但身上却布满了灰尘和雨露,看来他是一晚上没有进过屋子,而马下,一位身穿下人装的老人在一旁似乎在苦口婆心的说着什麽。

  “……陈叔你说,她会不会出事了……”少年神情沮丧,头发也四散开来。

  “唉……小王爷,假如那小狐狸死了,那就算了吧,不怪你……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王爷也还在王府里等着你回去呢!

  你看……是不是……”被叫做陈叔的老人叹了口气,关键时候居然出这麽个乱子,小王爷不知怎麽的,怎麽就这麽系那只小狐狸,唉!

  “……嗯……回去吧,也许她自己跑回去了呢……”这样想着,少年又骑着马向王府飞奔而去,而原地的老人只是摇了,但心里还是祈祷着那只离家的小狐狸真的回府了……

  -----------------分割---------------------------------------------------------------

  ‘唔……臭冷溟毅,怎麽还不来找我啊……’躺在美人榻上的欣儿郁闷的直爪美人榻,害的旁边的粉衣女子痛心,她们宫主的榻啊!看了是要毁在这只小狐狸手里了。

  “嗯?是饿了吗?来人去安排些膳食,刚好本宫也有些饿了”男子一走进屋子,便看见欣儿在美人榻上直抓,以为她是饿了,在向他抗议呢!便直接抱起欣儿,坐在那张面目全非的美人榻上,可不能饿坏了这位不算客人的客人……

  “是,宫主”粉衣女子看见主人一来刚想向自己的主人告小狐狸的状,哪知道主人居然抱起了小狐狸,还为小狐狸安排膳食,因为主人一炷香前刚用过膳,看来这小狐狸在主人心目中很重要啊!边想着要安排些什麽膳食,边走了出去。

  “小东西,怎麽了?想主人了”男子抚摸着怀里的欣儿,看着眼前的白球似乎在思考着什麽。

  ‘含才不想他,他都不来找我,害我饿了这麽久’欣儿安静的趴在男子怀中气呼呼的想着。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你先吃点东西,我一会就回了,记住别乱跑,不然……嗬嗬”留下让人毛骨悚然的回音,欣儿着,趴在美人榻上。

  “把膳食摆在桌上,随便小狐狸这麽弄,你们在门外守着,不许她乱跑,否则格杀勿论”轻甩了一下长长的袖子,留下威慑属下洛阳市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好的声音扬长而去。

  被吓得趴在地上的两个守卫的应这主人的话。

  ‘含怪人’咕哝了一句,看着桌上已经摆满的膳食,欣儿没在理会旁边的女子冲了上去,大快朵颐了起来。女子也听从她主人的话,退出了屋子,将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就怕小狐狸突然跑出来,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吃饱喝饱的欣儿这时正趴在桌上消食,那圆滚滚的肚子让她原本娇小的身子显得更像一个球‘嗝……呼,好饱啊!真满足’好饱我承认我真的很容易满足的。

  “嗬嗬,小狐狸吃饱了,那麽我们就出发吧”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吓了欣儿一跳急忙从桌子上爬起来,男子也没理会欣儿的挣扎,抱起她就向外面走去,可是走到门口时却停了下来。

  ‘哇哇哇,什麽嘛,为什麽要用袋子装着我啊!我不是东西啊……额……不不不,我是东西,……=-=……好吧,反正不要用袋子装着我就可以咧!!!哇哇哇’发现自己的语误,欣儿急忙纠正过来,但是人能听懂狐狸说话吗?当然……不能,最后欣儿还是逃不过被袋子装着的命运。

  -------------晕晕乎乎分割--------------------------

  “宫主,前面就快到了,我们是否停下来等他上钩?”一个耳熟的声音出现在距离欣儿不远的地方,看来应该是那个粉衣女子。

  “嗯,叫他们就地埋伏,将她挂着那棵树上”男子点了点头,将手中装着欣儿的袋子交给了粉衣女子,转身便走。

  “是,宫主”粉衣女子接过袋子,向着与男子相反的地方奔去,不远处大概十多米的地方有一棵已经长得非常茂盛的老树,女子

  走到树下,四处看了看,将袋子中的欣儿掏了出来,绑住掉在了大树上,然後拿着空的袋子返回刚才被主人要求埋伏的地方,而欣儿此时则无语的看着女子向远处奔去,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被吊在大树上,摇摇晃晃荡着秋千。

  “小王爷,已经午时了,您看……”一名身穿盔甲的将士看着马匹上似乎在思考着什麽的少年,硬着头皮提醒道。

  “……嗯,那就出发吧!”冷溟毅看着王府的大门想看来已经找不到小狐狸了,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对这一只小狐狸这麽上心,唉……

  “是,出发”将士一听小王爷下令,便大吼一声,队伍便浩浩荡荡的走出了皇城。

  看着冷溟毅越来越远的背影冷王爷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只要冷溟毅回头一看便能看见,这位已经双鬓斑白的老人是多麽的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远离自己。

  “王爷,别看了,回吧”老管家也痛心的看着这一对反目的父子,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上前扶着冷王爷,慢慢的向王府里走去。

  “老陈,你说我是不是不该让他去,我明明可以和皇上说让他不去的……可是我……”冷王爷摇了,没有再说下去,收回自己的手,挥了挥手独自走向这没有了王妃,小王爷的王府。

  “唉……”陈管家也对下人们挥挥手,看着众人四散而去,又看看冷王爷孤独的背影,心里只能祈祷小王爷在边疆能平平安安的,这样王爷也有点念想。

  -----------------------走了好久分割檄---------------------------

  “王爷,您渴吗?”边上看着莫不吭声的冷溟毅,善意的骑着马靠上前去。

  “……”没有回答他,只是摇了,便向远处看去,突然远处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如果那东西不动的话谁也不会发现,可是

  那东西却摇摇晃晃的像荡着秋千似的,显得十分搞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终於冷溟毅看清了那个白色的东西,原来那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狐狸啊!

  激动的他急忙抽打马股,向欣儿冲去,这时的他不知道怎麽回事,一看就小狐狸心里就突然涌出不知名的情感,就像失去的宝贝又回来了,那种激动真是没有什麽言语能够表达得了的。

  这时欣儿也发现远处有人向这里靠近,於是自己就想法子让那些人看见自己,没想到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终於看清那飞奔而来的人,竟然是自称是自己的主人的人,可是这时的她看见他却一点都不会感到讨厌,相反却有一丝丝惊喜和激动,他是来救她的。

  “我终於找到你了,离家出走的小狐狸”停在大树下,看着被吊在树上的欣儿激动的说道。

  ‘呜呜……主人,偶想你了……’同样激动的欣儿也看着冷溟毅,连自己的称呼改变了都不知道。

  虽然冷溟毅听不懂欣儿说话,可是却能从欣儿的举动中看出她的激动,一人一狐‘深情’的对视……良久……良久……

五年级:卢颖珊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tlcdz.com  无见小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