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见小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非病也 > 正文内容

夜路鬼谈_故事

来源:无见小利网   时间: 2020-10-16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我16岁那年,主人公,也就是我和我的同学阿明,在下了晚自习后相约一起走路回家。回家的路要经过一条林荫小道,而那条路处在学校背后和一座小山之间,那是一条阴森的小道,即使白天,阳光灿烂,那里也很阴冷,而且,就在两周前,这条路上还死过一个人,听说是被枪杀的。当时学校里很多大胆的学生也跑去围观,回来告诉没去的人,说是死者脸都被打烂了。至今这事还让我心有余悸,我是一个胆小的人,但为了早点抄近道回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然有阿明在,我也不会那么的害怕。

  走在林荫道上,昏暗的路灯光打透过枝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树影。此时,我突然发现,地上的影子有些不对劲,怎么会多了一个!

  啊!!阿明凄厉的叫唤声从背后传来,我颤了一下,缓缓转过僵直了的脖子,却看见阿亮一只手正搭在阿明的肩上。“有TM病吧你,吓死我了!”阿明拍着胸脯说道。

  “嘿嘿,谁知道你们那么胆小,这事儿我要是告诉班上的人,你们得被笑死。”

  我虽然很生气,但觉得也没什么可计较的,于是叫上阿明继续走。阿亮腆着脸皮跟了上来,见我俩都阴着脸不说话,于是说:“气氛有点怪,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这是原来我想下亲戚家发生的事。”

  故事发生在阿亮12岁那年,当时正值暑假,阿亮被工作繁忙的父母放到乡下的亲戚家里生活一段时间,阿亮和同村的孩子一起上山捉野兔,下河插鱼,玩的不亦乐乎。有一天,阿亮照例和同村的孩子约好,一起去河里插鱼,顺便游泳,当时阿亮的外婆还嘱咐阿亮注意安全,可没想到才过了半个钟头,河里就出事了,阿亮的外婆听到外头喊:溺水了,有小孩儿被水淹啦!!这可急坏了阿亮的外婆,要知道,阿亮是独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这可交代不起。阿亮外婆跌跌撞撞网河边跑去,看到很多人围在河边,河滩上是几个大人正抬着一孩子往村子走,阿亮的外婆当时以为溺死的是阿亮,差点儿没晕过去。直到阿亮耷拉着脑袋出现在他的外婆面前,阿亮外婆又急又气,最后干脆抱起阿亮痛哭流涕起来。

  被溺死的是一家姓王家的小孩,按理说,在河里游泳应该比在堰塘里要安全很多,因为这个村的河其实并不深,而且农村的孩子水性都很好,再怎么也不可能被淹死在河里。后来,阿亮听人说,尸检的时候,人们发现在那孩子的脚腕上有一片深深的印记,好像一只手掌的印记,那得用多大的劲儿拉扯脚腕才能留下印记啊。后面警察来了也没查出什么眉目,最后也就不了了之算作意外处理,但水鬼找替身这一说却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羊角风的医院,那孩子肯定是不幸遇到了水鬼索命,被当做了替身给拉下了水。

  “他X的,你不是要讲笑话吗,大半夜的本来就瘆的慌,你还讲恐怖故事!”我朝阿亮吼道,同时感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诶,你们别急嘛,故事还没讲完勒。”阿亮嬉皮笑脸的说

  后来呀,我就被禁足了,整个暑假都没再去过河边,而那家姓王的人家由于没什么钱,也没做法事,就草草把孩子给藏了。之后暑假结束,我就回去上学了。到了第二年的暑假,我又到乡下外婆家玩儿,一天晚上,一家子吃过饭后全都坐在院子里乘凉,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去年发生的王家小孩儿溺亡的事儿,大舅说:“这事儿太邪门儿了,之前,警察到河里勘察,对那孩子的尸体进行尸检都十分肯定孩子是自己淹死的,但是,只有孩子脚腕上的那个深深的手印子无法解释,所以就当做是被水草给缠住溺水而亡的。之后孩子就被草草埋葬了。”之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是王家男人出外打工是在工地上被楼上落下的铁板砸死,听说人都咋变啦,肠子呀脑浆啊留了一地呀。再然后,王家女人就疯了,不就就在他孩子淹死的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了,家里就剩下了一个老人和王家的二女儿。不过王家人的命真的非常悲惨,王家老人和孩子最后也死在家里,大家是5天后发现两人的尸体的,村子里的人发现老人好久都没有从家里出来走动了,上门去看,发现门窗紧闭,又闻到了腐臭味才知道出事了,忙叫来人撞门冲进去,结果发现老人孩子都倒在地上,眼睛瞪的圆圆的,面容扭曲胸前都被挠破了,后来才知道老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给自己和孩子都喝了农药,“哎!真是人间悲剧呀。”大舅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何来村里人合着一起出钱给这家人下葬,办了场法事,道长要写符来烧,在了解到王家淹死的孩子的事情后,道长觉得事情不妙,他以家人要葬在一起为由,叫人帮忙挖开了孩子的幕,开关后众人发现了令他们恐怖的一幕,孩子并没有腐烂,身上甚至没有一条蛆,皮肤呈一种暗黑暗黑的颜色,道长拿出一根一指长的针,将孩子的手腕划破,只见破口处流出了恶臭的黑血。众人都很惊奇,这么久了,尸体没有腐烂,而且还留了这么多血,真是太诡异了。道长从道袍里拿出了一张符,在上面用朱砂写了些什么,然后塞入孩子的嘴里,接着叫一旁的村民帮忙把棺材盖钉上,嘱咐大家一会儿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千万不要慌张。只见才说完没一会儿,棺材里便传来了敲打声,接着棺材剧烈了摇动了起来,棺材里响起了孩子的哭喊声:”救救我,求求你们放我出来,我还没死放我出去!“我听到这儿,腿都有点软了,真的假的,这太邪门儿了。当时的村民也一样,腿都吓得瘫软了,没有一个人跑,也没有一个人敢动弹。慢慢的,棺材的动静渐渐羊角风如何治疗停了下来,道长走过去,用工具将钉住棺材盖的钉子拔了出来,打开盖板,只见刚才还完好的尸体早已化成了一堆白骨和尸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一旁的几个村民都都吐了起来,看看是风水问题,这孩子死不瞑目阴魂不散,下葬的位置又不正确,于是才导致了灭门的发生,哎真是造孽呀。在给王家人作法下葬之后,村里再没出过什么怪事了。”

  我完后觉得真是瘆的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觉得这故事真是个消暑的好故事,你们说呢。

  刚刚还觉得瘆的慌,身上汗毛的竖起来了,现在看到阿亮嬉皮笑脸的那张贱脸,我的火又开始蹭蹭的往上冒,但又不能表现出是因为害怕儿导致的生气,于是我灵机一动,心想,你吓我,那我也找人来吓吓你:“阿明,听说在你家乡那边也有很多很灵异的事情发生,说两个来听听呗。”阿明看了我一眼,默契的说到:“好的,那就让我来讲个灵异故事,再给阿亮兄消消暑,我就讲讲我曾做过的一个十分可怕的噩梦吧。那是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学校离家比较远,走路大概要花半个小时,由于那天放学有些晚,而且由于是冬天,天色灰蒙蒙的,所以才6点,天色就比较黑了,我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哼着当时最流行的周杰伦的龙卷风,快步朝家的方向走去,由于回家这条路我已经走过不下百次,所以闭着眼动能走完,不过今天却感觉尤其的长,而且越走越陌生,更离奇的在后头,走到后头,我突然发现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村子,远远看去,村子静悄悄的,一点人气也没有。我看天色不早了后不着店前不着村的,只好厚着脸皮朝村子走去,希望在村子里找人带路回家,甚至套口饭吃。  #p#分页标题#e#

  走进村子,我才发现各家各户似乎都没有人,连只狗也没有,我走到一户人家门口,趴着头朝里望去,里面真的没有人。糟糕,这下不要说吃饭了,没人带路,连家都回不成了,于是我继续朝前走去,心想再找不到人就随便往哪一户门口一坐,然后就等呗,等着这户主回来不久有办法了,不过这村子里这是邪了门了,这是闹集体失踪啊,大晚上的大家都去哪儿了呢?没走一会儿,我突然发现一户人家里露出昏黄的灯光,有门儿!我朝屋里走去,发现一小女孩儿正趴在床上,专心致志的画着花儿,我咳嗽了两声,不好意思的对她说‘你好,你家人在吗?’小女儿头也不抬的说道:”出去了“。我很尴尬,随处瞟了瞟,这个房间很小,墙上贴满了小女孩的画,画风很黑暗,有断手断脚的人,血流了满地,有上吊而死的老妇。

  我又朝床上的小女孩儿看去,突然发现令我惊讶的一幕,小女孩没有腿,准确的说是没有小腿,齐刷刷的从膝盖处断掉。小女孩儿脸很苍白,与黑色的瞳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突然觉得这个地方有南宁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有哪些些诡异的让我害怕,我想赶紧找到熟路的老乡带我走出这里。当我刚想开口时,小女孩儿突然抬起头来,惊恐的望着我说:”你快跑吧,我奶奶要回来了,再不跑你就跑不掉啦!“我很奇怪为什么,就在这时,一双枯手从床下伸了出来,抓住我的脚踝就往床下拉,我吓得不断的挣扎,但这双手就如同鹰爪一般抓的紧紧的,并且,在床下,我看到了一张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脸,这张脸十分的苍老,脸上的皮耷拉着,没有耳朵,没有鼻子,并且,这张脸上本来是眼珠的地方,现在只有两个黑黑的洞,我大叫着惊醒过来,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我父母都被我的叫声给吓着了,那以后的几个星期我都没有睡好,晚上睡觉总感觉床下有人,所以就和我哥睡,一个月以后才渐渐忘了那个噩梦,才敢回到自己床上睡觉,不过现在,梦里那床下老妇的脸我始终都能回忆起来,即使是现在,仍能让我不寒而栗。”

  “呵呵,是很恐怖,不过不至于把我给吓到”接着,阿亮面向我:“你呢,你遇到过什么灵异恐怖的事情吗?”

  我为难的说:“碰到是碰到过,不过也许并不向你们想的那么的令人觉得恐怖,那次所谓的灵异经历给了我不同寻常的感受。小的时候,和阿亮有些相似,由于家长忙于工作,我曾被送到乡下奶奶家里生活,不过不同的是,我在那里度过了大半个童年,那时候,我有过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我叫他王二。王二住村东,但每天早上上课,他总是准时的出现在我奶奶家门口等我一起上学,上学路要走一公里的山路,没有王二,我一人是走不了的,由于要帮助家里干活儿,王二的体力非常好,所以有很多时候也会帮我背背书包什么的,对我这个城里来的小伙伴非常的友好,可惜啊,一次,他和父亲进深山里采药材,早上很早就进山了,但到了第二天还未回来,他的家人一开始并未过度的担心,一般来说进山采药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上好的药材需要花时间来寻找。可过了4、5天了,王二和他的父亲仍未回来,家里人才开始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只能在村民的帮助下进山寻找,最终,就如家人担心的那样,王二和他的父亲都遇害了。是被熊攻击了,尸体后来又被狼啃了,王二的身体都只剩下了一半,死的非常的惨。

  这条上学的路上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突然觉得十分的孤独,晚上,我梦到了王二,他还是那样精神,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穿的十分的简朴,我问他,你妈给你烧的新衣服你怎么不换上呀,他说:”等过年的时候再换吧,而且我现在也习惯了穿这一身了“。我对他说:”我现在一个人上学,山路很陡很崎岖,我一个人走着很无聊也很虚,你还能像以前一样陪我一起上学吗?“王二想了一会儿,:”好,我就一直陪你走完这学期吧。“第二天早上,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我早早的起床,回味着昨晚的梦,真的希望这并不是一个梦,我打开家门,王二再不能准时的出现在我家门口等着我一起上学了,真让我觉得惋惜。当我爬上去学校路上的第一个山头时,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人,一个小小的身影,那么的熟悉,我突然有些害怕,不远处那个身影是背对着我的,并没有转过身来,我突然想起昨晚那个梦,这难道是……

  前面的那个”人“开始向前走去,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我的眼眶突然湿润了,觉得王二的灵魂响应了我再梦里的要求,答应要陪我到学校。就这么,在他的陪伴下,和以前一样,我很快走完了这崎岖的一公里山路在路上,我没有了害怕的感觉,而是感觉到温暖,这是来自一个朋友的承诺。在以后的日子里,王二的身影准时的出现在那个山头上,消失在快要到学校的地方,这学期的最后一天,王二在送完我最后一程后,他终于转过了身,远远地朝着我挥手再见,他的面容十分的模糊不清,但我能感觉到他的不舍,我也依依不舍的向他挥手,目送着他离开,永远的,离开。”

  故事讲完,气氛又陷入了沉默,我抬起头,想要再说点儿什么活跃一下气氛,却看见旁边的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正纳闷儿呢,突然这两人一下子出现在我前面不远处,像鬼一样低着脑袋,阴森森的背对着我立在前面的路上,我正奇怪这两人又想闹哪一出,只见两人转过身抬起了头,两张被烧焦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只感觉心跳加快,头脑发晕,两腿发软的坐在了地上,阿谭呀,我们两个被火烧死了啊,你忘了吗?阿亮那张可怖的脸凑了上来,是啊阿谭,学校失火,我们为了救你出去结果自己却丧命在了火海里,你说你该怎么赔我们呢?阿明阿亮渐渐朝我走了过来,我已经害怕到了极点,虽然身体僵硬,但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始朝家的方向飞奔,只见前面有一处亮光,我开始朝着亮光的地方飞奔过去,突然,一阵剧痛,我醒了过来,我发现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子上缠着绷带,医生和护士来来回回的忙碌着,我突然回忆起了在学校了发生的一切,就像梦里阿明所说的,有人放火烧了学校,很多人都没能逃出来,而我的命,正是阿明和阿亮救的,在问过护士阿明和阿亮的情况后我的眼睛湿润了,阿亮全身被火烧伤了百分之7、80。的面积,而且陷入了深度昏迷,可能很难再醒过来,而阿明,他已经走了。

  半年后,我拿着阿明最爱的辣条还有饮料,到墓园给他上坟,这些经历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在这个世界上,因果随时都在循环,也许鬼怪并不是最可怕的,亲情,友情,爱情,能够柔化最坚硬的钢铁,也能抚平最深的创伤,阿明,你安心去吧。#p#分页标题#e#

  今夜,我们不谈鬼怪,只说人心。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tlcdz.com  无见小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