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见小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非病也 > 正文内容

他和她,铺满整个曾经

来源:无见小利网   时间: 2020-12-12

  我爱你,在曾经。

  我和你,铺满整个曾经。

  但是,我要离开你,在曾经就已开始。

  【未眠】

  年间。他曾对馨缘说:“亲爱的,跟我去北京吧,我的事业我的家人都在那里,那是我事业开始的地方,我需要你的支持,我不想你离开我,你可以跟我一起吗?虽然那是北京很偏的地方,但是我真的需要你的支持与陪伴。”也许很多人都觉得这么好的情话,听起来真的很动听,包括馨缘自己也觉得。

  但是,馨缘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去北京意味着她要放弃她在南方的工作机会,她要离开她的朋友,她要离开她熟悉的一切,况且所去的地方并不是北京内城,而是六环之外的通州,要是在北京内城她可以继续找自己喜欢的工作,结交喜欢的朋友。而六环之外的那里,她每天面对的将会是没有熟人的四合院,那个四面都是墙的四合院。想到这些,馨缘内心不禁失落了起来,这几年,虽然自己也曾任性过,但是退步的一直是自己,她开始抱怨,抱怨他的自私,抱怨他的不理解。

  馨缘在床上翻来覆去。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能对彼此是最好的,分手?舍不得。虽然,这几年他们一直分分合合,不管怎么样感情还是有的,该如何是好。她在空旷的房间里,就连呼吸声都变得异常急促了起来,她多么希望能够有一双手来拉住她,来控制她的思绪,告诉她该如何解决。到底是要继续留在南方,两个人一个北一个南,继续着异地,顺其自然。还是抛开所有,随他一起去北方,那个陌生荒芜的地方。

  她起身开着灯,打开手机,收到了一条他的微信短消息:“亲爱的,我想你,来北京跟我一起,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的一切,但是我真的很想跟你在一个城市一起打拼,不想跟你继续异地,内心是折磨人的。”读完这段话,馨缘做了一个决定,回了一句:我们之间始终需要一个结果,是彻底结束还是继续纠缠不清。<哪些因素会引发成人癫痫病/p>

  馨缘决定在元宵之前去北京,而后天就是元宵佳节,也就是说明天她就必须要动身出发。想到这些她异常烦躁,对着手机屏幕,她觉得自己好像老了许多,天呐,自己还只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她内心这样的呐喊着。她开始把这些归根于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使她烦躁不安。她这次一定要赌一次,最坏的结果无非也只是一个人滚回来从头再来。对于馨缘来说,两个人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人是要妥协的,他不妥协那就只能自己妥协,爱情就是这样,总有一方要选择退步,她也不想两个人一直就么僵持着没有结果。

  这一晚,她彻夜无眠。

  【在这之前,我还是想要好好爱你】

  北京站的东出站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因为还是正月,天气异常的寒冷。他坐在车内,利用着倒车镜,目光注释着出站口的方向,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她的身影。他,太想念她了。

  他曾无数次幻想着这一天的到来,在白天在黑夜。一想到能够在新年结束前可以跟她团圆,他的心火热的兴奋,他利用着倒车镜来整理自己的发型、衣衫,他想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她看,他想象着见到她的样子,他们上次见面是在年间,虽然分开才一个星期左右,但是他觉得好像分开了好几年,他想要拥抱着她、亲吻着她、抚摸着她。

  他并没有忘记,她昨晚回复的那句话。他自己深知所谓的结果是什么,是好是坏。他看着倒车镜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笑马上就可以看到她,还是在笑彼此最后会有个凄凉的结果。他其实是害怕的,他那么的深爱着她,他一想到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她,那是多么刺骨的疼痛。他的脑海翻滚着,脑细胞好像在打架,他想要刻意去避免这些问题的存在,他苦笑着尽量选择逃避吧,思想告诉他,他要这么做,并且在所有结果未曾到来之前他都想要好好去爱她,用力的爱着她。

  他挽起手,手表上的时间显潍坊癫痫病什么医院好示:11:11分,多么美好的数字,推开车门,走向东出站口。

  【在开始之前,在结束之后】

  因为彻夜未眠的原因,馨缘起得比以往都早,打包好行李后就奔赴车站。下车时间是在中午11点30分,虽仅仅四个小时的高铁车程,但她已经疲惫不堪,拖着厚重的行李下车,每走一步都需要很用力的呼吸,北京站人潮拥挤。

  刚出东出站口,馨缘就看到了他,还是那么的帅气。这个我爱的少年,总是有股魔力吸引着自己,尤其是在出站口的那个温暖的拥抱,就算太累也觉得值得了吧,馨缘的内心这样告诉自己。

  一路上他们都在刻意避免想要探讨的问题,聊得都是一些闲话。大概是因为太累,馨缘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他边开车边看着馨缘,这个他一直期待来到自己身边的女孩,此刻正在自己身边的副驾驶熟睡着,他多么希望时间是静止的,车可以一直开下去,没有目的地,这样,那些所谓的问题也就永远不需要来说清楚。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30分,那个偏离北京六环外的地方。馨缘醒的时候是在他卸下行李的时候,馨缘觉得自己好像太久没有如此的熟睡过。下车后,如自己之前所想的一样,四面都是墙的四合院,满是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空气,陌生的环境,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一切都打理好之后是在晚上十一点多,他们终于开始正面面对彼此之间的问题。

  “来北京之前我曾说过,我们之间总是需要一个人来妥协,我又再次妥协了”馨缘红着眼说。

  “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但是希望你也可以体谅一下我,我创业在此,我不能抛开几百万的项目,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我也知道你为了我放弃了所有,你的朋友,你的工作,甚至隐瞒你的家人来到这里,我会一直对你好。”他激动的说着

  我们最不能去听的,就是婴儿癫痫的治疗一次次戳中内心软肋的话,那些话就像是毒药,侵蚀着你身体的每一处,不疼却温暖。

  那晚,他们相拥而眠。

  【我要离开你,在曾经就已开始】

  他们再一次大吵是在馨缘来北京后的第三个月,这是他们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应该也算不上最厉害,毕竟这几年来,他们争吵已经是家常便饭,而这次彼此都有点超负荷的疲倦了。因为碰巧是五一,所以馨缘借此回到了南方,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需要朋友的安慰,需要呼吸着有氧的空气。她试着想过在她拖着行李箱的那一刻,他应该会追过来的,但是没有。

  馨缘告诉过朋友,她这次应该不会再回到那个荒芜的世界,那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牢”。三个多月以来他们没有约过一次会,没有同一时间出门呼吸过同一个空气,有的也只是每晚所见的一面,然后第二天醒来看不见彼此的身影。每天除了帮忙做账单,还是做账单,她没有了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时间,她为自己所规划的未来在那个地方早已淹没。

  是啊,两个人在一起无论多久,如果在某个时间段彼此不再有交集有沟通,那和普通朋友有什么区别,这样两个人也只会偏离得越来越远了。

  馨缘内心知道自己在北京四面墙的那三个月,每一天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种忍受,虽然还是会偶尔孩子气,但并不是自己想的生活,内心总是显得格外压抑,有心事她没有可以说话的朋友,有的也只是两个人吵闹,吵多了自然会累了。她爱他,爱的有点累。他爱她,爱的有点无所谓。他们都爱着彼此,只是再也找不到如何相爱,不知道该如何给彼此最好的爱。

  或许,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已开始结束了,在该结束的时候就不应该再次开始,也许分开是给彼此理清最好的方法。这次,馨缘告诉自己应该不会在回头了,她需要自己的圈子,自己的世界。原来这就是自己花了三个月所要的结果。

  【濮阳市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我和你,铺满整个曾经】

  他又再次亲眼看着她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他多想拉住她,因为自己那么的需要她。但是他这样看着她离开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自己也数不过来了,他的内心开始有点呻吟,他觉得她应该不会走远,只是发发脾气,也许下一秒就会再回来,在这个她找不到朋友的城市。

  他确定她不会再回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清晨。他多么希望昨晚那一切都是一个梦境,梦醒了他依旧可以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她。哦,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在清晨醒来注释着熟睡的她,上次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到底多久,他自己也想不起来。

  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突然很想拥抱一下自己。镜子里的他在嘲笑镜子外的他,他自己也觉得可笑,明明就是一个人,为何如此悲怜。脑海里全是他和她曾经的模样,而现在他已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知道她这次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他开始咆哮,愤怒的咆哮,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气自己还是在气为何她又要选择离开。

  看着镜子,他想到曾经他们会一起照镜子,一起微笑,一起洗漱。而这三个月,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些画面,那些画面都停留在他创业之前。自从她来到北京,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站在她的角度考虑过问题,一直在忙于自己的事业,想到这些他又开始有一些自责。

  他清醒了,用冷水冲刷着自己的头脑,意识告诉自己,他必须马上回到南方找她,他舍不得她,他想再尽一次力把她找回来。

  他开着车,一路向南,驶向那个有她的方向。

  后记:

  我们曾经奋不顾身的想要穿过人海,

  找寻与彼此有关的一切。

  只是,后来,

  我们把彼此都丢在了曾经,

  他和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tlcdz.com  无见小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