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见小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观园 > 正文内容

月饼,明月,苏轼

来源:无见小利网   时间: 2021-04-07

中秋节这天,儿子要去学二胡。从冰箱拿出一大块羊肉和一条鳕鱼,再提上昨天从山里买的小米,送回老家后,我们便陪儿子去学二胡了。

婆婆打来电话,说四叔要回来过十五。我们便又去市场买了一只白条鸡和一条大鱼。

午饭吃的羊肉水饺。这羊肉可是有来历的,是老公他们几个从山里买的山羊,亲自参与宰杀的。呵呵,吃着放心啊!

下午,我们便早早动手忙活开了。乒乒乓乓,叮叮当当……傍晚时分,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摆满了桌子,荤素搭配,色彩交映,让人挺有食欲的。

刚要举杯相庆,儿子却又溜出正屋,乐癫癫地端出了婆婆拌的咸菜,绿绿的芫荽,黄黄的胡萝卜,红红的辣椒,卖相挺不错的。公公皱眉:“这孩子,大十五的,吃什么咸菜?”我忙打圆场,“没事,挺好吃的,放桌上吧,我再把月饼摆上一盘,不就十全十美了吗?”

阖家团坐,推杯换盏,品佳肴,尝月饼,其乐融融。

收拾好碗筷,我们走出院子,月亮才刚刚升起。

走进一条街巷,狭长,幽深;橘色的月亮高与墙癫贤病人能喝茶叶吗?平,挂在巷子的尽头;近处,墙边斜挑着几朵淡黄的丝瓜花,恬静安适;颇有几分中国写意画的意境。

我忙掏出手机,还没打开,儿子便叨叨开了:“我老妈又诗意大发了!老爸,快走快走,别耽误她照相!”“咔嚓”,“ 咔嚓” ,画面便定格在了手机里: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背影,头顶是那轮橘色的圆月,背景是那幽深恬静的街巷,很是入画的一景。

走出街巷,便是旷野,潮湿清冽的寒气扑面而来,混着些淡淡的庄稼味儿。玉米秸攒在一块儿,一堆堆的堆放在玉米地里。“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这两句诗忽然跳入我的脑海,想那诗人在那万籁俱寂的深夜,仰望明月,凝想入神,丝丝寒意,轻轻袭来,肯定会浮想联翩吧。只是,这“冷露无声湿庄稼”的意境,肯定会显得更悠远,更耐人寻味吧。我被我的奇思妙想差点逗乐了。

发动起汽车,老公转头:“我带你们到龙马河公园去玩玩吧。” 儿子雀跃,我忙点头。

刚踏进公园,儿子便兴奋地拽着我转起了圈圈,转的我是头晕脑胀。我忙告饶,“儿子,暂停暂停,让老妈喘喘气儿。”儿子松儿童癫娴病有什么症状手,转身一级级跳起台阶来,“这小子,整个属猴儿的,怪不得老公总是调侃他,粘上几根猴毛比猴子还精!”

月亮已经爬上树梢,几棵新栽的古树枝丫寥落。“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踏着清辉,我舞影零乱,我歌月徘徊。呵呵,看来真得减肥了,跳了几下,就气喘吁吁,幸亏不爱香水,否则真会香汗淋漓了。

老公还在忙着打电话,是给他们单位原先代过课现在已经考上编制的老师打的,听那口气,真不拿自个儿当外人,哎,这古道热肠啊,真对得起每个月那好几十块钱的话费啊。

“老爸老妈,咱们到对面去看看巨龙吧。”儿子建议。

穿过马路,到了对面。几位老人拿着马扎,听着广播,谈着时政……一派安闲自在的模样。

赏过巨龙,踏上拱桥,月色皎皎,弥漫于身畔的是高低错落,远近和谐的秋虫呢哝之声。这拱桥,今年春节刚过时,我们一家一起走过。记得小侄女雅宁还坐在上面拍过照呢,旋转的红裙子,娇憨的笑模样,清脆的叫喊声……真如昨日啊!只是时光荏苒啊,大半年已经过去了,雅宁,想姑姑姑父了吗?想哥哥了吗?汕头市治癫痫选哪家医院老爸老妈,你们在忙啥呢?又出去遛弯了?想女儿外孙了吧?

忽觉鼻翼发胀眼睛酸涩,“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恍然明白唐朝王建月圆之夜的情怀:明明自己“秋思”最浓,却偏用委婉的语气问“不知那茫茫的秋思会落在谁的一边”;明明自己在怀人,偏偏说“秋思落谁家”,这对月怀远的情思,真的是蕴藉深沉、思深情长啊!

“老爸老妈,快过来,这里很适合野餐!”儿子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我的遐想。穿过蹊径,我们踏上一个方形的浮桥,浮桥凸出在河面,四围木质栏杆,脚底是条木铺就的桥面,有两个宽宽长长的凳子。明月朗照,枝条交映,秋虫呢哝,真的是一个静谧舒适的所在,看来,这几年的野外嬉戏没有白费,这小子还是颇有自己的见地的。

我们三人玩了会儿推手游戏,老公对儿子说:“背一首写月的诗吧。”儿子张口即来:“《水调歌头》,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儿子清脆的声音在皎洁的月色下在高高低低时远时近的虫声中在弥散着野草白露之香的夜气里荡漾开去……

“骏骏,写写苏轼吧,写偏方治疗癫痫病写苏轼的《水调歌头》。”老公的声音打散了儿子诵诗的回音。

“什么,写苏轼?”儿子稍显错愕的声音立即响起。

“对,写苏轼,你已经读过林语堂的《苏东坡传》,看过刘小川的《品中国文人》,也背过苏轼的很多词了,可以写一写了。”老公的声音难得的一本正经。

“怎么写呢?”稍稍沉默,儿子问道。

“问你妈妈吧,你妈厉害啊!”老公习惯性的略带调侃。

“好,儿子,就用第一人称写,就写一写苏轼的中秋赏月,写一写苏轼的乐观豁达!”我立即鼓励儿子。

“还得写一写苏轼的相思之苦啊——”儿子拉长了声音。

“为什么?”这回轮到我诧异了。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儿子吟道。

“对对对!”我忙连声应和道。

于是,就诞生了儿子的中秋征文——《起舞弄清影——苏东坡月夜心曲》。

呵呵,挺幸福的;真的,挺自豪地!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听光阴说话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tlcdz.com  无见小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